辽阳市股票配资“约谈”产生不涨价联盟 中外乳企力不从心

  • 时间:
  • 浏览:2
  • 来源:棕榈油期货-配资公司_炒股配资_安全的股票配资平台

  

  5月6日,国家发改委在北京约谈了雀巢、雅培、多美滋、惠氏、美赞臣、澳优等6家外资奶粉生产商。有消息称,此举意在表明政府要求维持进口乳制品的价格稳定。随后,6家外资乳企纷纷向媒体表示,近期没有产品涨价计划。

  此前,在中国奶业协会的牵头下,包括伊利、蒙牛、光明、三元等35家国内乳企签订了不涨价协议。再算上此次约谈的6家外资乳企,中外乳企基本上已被悉数纳入“不涨价联盟”。

  尽管在国家发改委出面约谈和行业协会的努力号召下,乳品行业承诺不会涨价,但不断攀升的上游原材料价格和各类成本压力还是让众多乳品企业觉得力不从心。

  国金证券(600109)食品饮料行业首席分析师陈钢告诉《华夏时报》记者:“目前国内原料奶平均价格约为3.2元/公斤,较去年同期增长近23%。”

  乳品业另一大原材料——白糖的价格增幅更为迅猛。据农业部农产品(000061)市场监测预警专家组近日发布的糖料市场监测信息显示:3月份国内食糖价格为7159元/吨,同比猛涨36.3%。

  一家位于国内市场三甲之列的乳业巨头的高管人士向本报记者感叹:“尽管我们调动各方资源,通过产品结构调整、规模化生产、内部精细化操作来降低运营成本,但依然觉得力不从心。现在各类成本持续走高,而企业又无法向下游转移成本压力,我们坚持得实在很辛苦!”

  发改委“有请”

  就在国家发改委约谈6家外商乳企的同一天,身处日化行业的外资巨头——联合利华被国家发改委处以200万元的罚款,处罚原因则是联合利华此前散布涨价信息,扰乱市场秩序。

  与联合利华等日化品企业酝酿调价的路径颇为相同,此前,大量有关雀巢、澳优等外资乳企将上调奶粉产品价格的消息此起彼伏,一些超市甚至称,已经接到多款洋奶粉的涨价通知,涨幅约在10%左右。由此也引发了青岛等地区市民抢购进口奶粉的现象。

  外界普遍认为,发改委在这一时间节点上约谈6家外商乳企,背后颇有深意。

  5月10日,雀巢(中国)有限公司高级公关经理何彤向本报记者证实了约谈一事,但拒绝透露约谈的具体相关内容。

  同日,美国雅培(中国)有限公司公共事务部张雪向本报记者表示:“约谈事宜由公司的政府事务部负责,我们也不清楚具体内容。目前雅培已经将相关情况汇报到芝加哥总部,但美国方面并未示意可以向外界披露与之相关的信息。”

  不过,有消息人士称,此次约谈的过程为发改委与每家外商乳企单独进行。发改委询问了各家进口乳品的数量、价格以及生产等情况,业内普遍认为这是政府对进口奶粉成本压力的一次摸底。

  参加此次约谈的澳优乳业执行董事兼行政总裁陈远荣透露,发改委还提醒企业要遵守《价格法》和《反垄断法》,尊重市场规律。

  据悉,发改委就前段时间媒体报道的洋奶粉涨价的相关事项向企业询问,不过6家外商乳企均对涨价消息予以了否认。

  此前,澳优奶粉涨价的消息一度甚嚣尘上。澳优乳业方面曾表示,由于原料成本上涨等原因,澳优“能力多”系列产品已上调价格,其中,“能力多”免疫强化系列现在的建议零售价是33辽阳市股票配资8元,而此前其建议零售价为298元。

  但约谈后,澳优对外表示,澳优涨价的消息并不客观,部分奶粉价格调整属于促销结束、恢复正常市场价。

  而另外5家外资乳企均表示,近期没有涨价计划。一位外资乳企的负责人称,今年将是近年来价格最“风平浪静”的一年。

  成本压力挥之不去

  一位不愿具名的外资乳企人士向记者表示:“进口奶粉并非像外界所言的那样是暴利产品。尽管定价较高,但我们要比国内产品多出国际运输、仓储、关税等辽阳市股票配资费用。同时,进口奶粉的包装更讲究,成本也更高。”

  “而更大的一笔成本支出在于产品研发,外商对品质要求极为严格,产品一辽阳市股票配资般需要4年的研发时间,通过与医疗机构的临床试验、病例测试,往往要选取近1万个样本进行试用研究。因此在原材料成本上涨方面,我们和国内乳企的压力感受是一样的。”上述人士称。

  西部乳业发展协作会秘书长魏荣禄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涨价的不只是原材料,通货膨胀使得企业需要支付更多的人力成本,与此同时,上游汽油价格不断走高,导致运输费用持续上升,许多成本是由上游传导到下游企业,但最终都由乳品企业来承担,这一价格机制有待政府进一步理顺。”

  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10年中国物流总费用占国内GDP比重约18%,比发达国家高出一倍,过高的物流成本将使得乳企成本雪上加霜。

  光明乳业(600597)公关部总监龚妍奇告诉本报记者,乳业成本的走高,已经不只是今年的现象了。但此前企业除通过自身将成本消化一部分外,还可以通过调价来转移剩余的成本压力,但今年的情况可能会比较特殊。

  光明乳业2010年度财报显示,去年光明乳业主营业务成本约58亿元,同比增长27.37%,尽管主营销售额达到89.94亿元,同比增长20.45%,但受成本因素影响,企业毛利率同比下降了3.5%。

  伊利股份(600887)的状况也似如此。伊利2010年度财报显示,伊利乳业的液体乳及乳制品的主营成本为202.72亿元,同比增长31.92%,毛利率因此同比下降4.92%。

  伊利股份在其年报中称,原料奶、白糖、进口乳制品等主要原料市场价格持续上涨,由此导致乳品生产成本增加,将影响企业盈利空间。预计2011年原料奶、白糖、进口乳制品供需形势仍偏紧张,其交易价格同比会持续上升,乳品企业生产成本控制风险加大。

  广州奶业协会理事长王丁棉告诉记者,在企业无法转移成本压力的情况下,液态奶与炼乳将最受影响,因为二者的毛利率水平本来就很低,一般对净利润的贡献只在4%左右,如果原料进一步上涨,这类产品将首先面临亏本的状况,而企业也有可能将此类产品调整下架。

  勒紧裤带熬日子

  为应对节节攀升的成本,光明乳业在2010年末存货大增,到达了近8.06亿元,较2009年增加2.87亿元,同比增长55.29%,光明乳业在其年报中表示,存货增加的主要原因是原材料价格不断上涨,企业需要储备原材料。

  陈钢向本报记者表示,由于乳制品讲究新鲜程度,企业不可能完全通过存货来解决问题。去年乳企通过提价转移了一部分压力,这也使得公司内部还有成本消化的空间,但这个空间是有限的,如果原料价格进一步走高,而终端价格又无法调整,企业将很难继续支撑。

  面对多重利空,成本消化的应对之策已成为乳企最重要的议题。

  蒙牛乳业首席行政官卢建军在5月11日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蒙牛会通过产品结构调整,培育更高毛利的产品,同时控制低毛利产品的比重规模。以前蒙牛主要靠大众类产品,而以后依靠的将是高毛利产品。目前,特仑苏、冠益乳等产品附加值是比较高的,而蒙牛以后会将此类产品作为主要的发展方向以对抗不断攀升的成本。”

  何彤告诉记者,雀巢将在能源消耗上投入更大的精力。“现在我们生产每吨产品消耗的能源和水比过去减少了60%,这是一笔很大的成本节约。”

  而龚妍奇向记者介绍,光明专门成立了一个供应辽阳市股票配资链部,以缩减成本,专门优化产业链。“乳品供应链很长,从牧场到加工到运输到终端,供应链部会在各个环节做成本构成分析。我曾经去他们部门开会,发现他们绞尽脑汁来节省各类成本。譬如在采购物料上,光明有个1000多辆冷藏车组成的物料团队,他们就研究把车头和车身卸开,卡车到了工厂不用等候,车头直接挂其他车箱就能再出货。同时,他们还跟踪监测司机,细化到每个人到每个工厂在门口要停留多少时间。光明现在绞尽脑汁来优化各个环节,否则就只能转嫁给终端市场。”

  “尽管如此,光明的压力还是非常的大。企业能消化的都消化掉了,但企业是要盈利的,特别是上市公司是需要回馈股东的,在过去几年,有哪款产品真挺不住了,还是需要通过市场调价的方式来转移成本。”龚妍奇说。